? 【天荒地脑】你的基因是吃素的吗?-日博欧洲_日博地址验证15分钟_日博在线 日博欧洲_日博地址验证15分钟_日博在线

【天荒地脑】你的基因是吃素的吗?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撰稿:天荒地脑(留美生物学博士)

过年期间本来我是早早做好了迎接大(长)鱼(膘)大(十)肉(斤)的准备。

但好基友花花警告了我,说我再长就没法见人了。她建议我戒掉最爱的大鱼大肉,吃一段时间的素,以便为市容的美观奉献自己的力量。

不过吃素这事儿,还真不是想吃就能吃的。这不仅得看个人口味,还得看有没有“吃素”的基因。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其中的一类基因——脂肪酸去饱和酶(FADS)基因。

No. 1脂肪酸去饱和酶:吃素不吃素,先得问过我!

脂肪酸去饱和酶基因编码的是脂肪酸去饱和酶。这是一种有点儿“油腻”的蛋白质——它的主要作用就是参与油脂的代谢,合成人体所需的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比如各种营养保健品广告中常常出现的ARAEPADHA等等。

这些脂肪酸和那些只会让人长膘的肥油可不一样——它们会参与人体组织构架和生理过程,对身体的正常功能不可或缺。

但尴尬的是,这么重要的脂肪酸,人体自身是没法从头生产的,只能通过两种办法来获取:一是直接吃进去二是吃进去合成它们的原料,让脂肪酸去饱和酶把原料加工成这些重要的长链脂肪酸。

脂肪酸去饱和酶需要的原料只有两种:亚油酸和亚麻酸。这两种原料也属于多不饱和脂肪酸,许多植物油脂里都有。

许多植物油里都含有亚油酸和亚麻酸。亚油酸和亚麻酸无法参与生理过程,唯一的作用就是为脂肪酸去饱和酶提供原料。经过脂肪酸去饱和酶的不懈努力,亚油酸和亚麻酸就可以转变成ARAEPADHA这些人体必不可少的长链脂肪酸。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的脂肪酸去饱和酶很给力。但要是这个酶不给力的话,你就只能靠直接吃进这些重要的长链脂肪酸来保证摄入量了。

想要从食物中直接摄入ARAEPADHA等长链脂肪酸,那就完全没法靠素食,因为从人类的食物来看的话,这些脂肪酸只存在于动物来源的食物中。比如,ARA广泛存在于动物脂肪中,而EPADHA则主要来自三文鱼、沙丁鱼等海洋鱼类。

因此,如果自己的脂肪酸去饱和酶不给力,那么吃纯素很可能等于作死,会导致缺乏重要的长链脂肪酸,出现一系列并不美好的症状,比如皮炎、皮癣、脱发、生长迟缓、血小板减少、抵抗力下降等等各种令人不快的症状,甚至可能增加炎症性肠病的风险(这是一类挺难受的肠道疾病,且会增加直肠癌风险)。

那么,脂肪酸去不饱和酶给不给力,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呢?答案是:你祖传的基因。

No. 2 吃货的演化

前面提到过,脂肪酸去饱和酶是由脂肪酸去饱和酶(FADS)基因编码的,而这个基因有好几个不同的版本。其中有个版本,因为实在太diao,所以我们称之为D版本。

为啥说这个版本diao呢?因为它产生的脂肪酸去饱和酶合成效率高——和低效的版本相比,D版本的脂肪酸去饱和酶把亚油酸转变成ARA的效率要高出31%

回看人类历史,D版本在所有FADS基因版本中所占的比例起伏不定,恰恰勾勒出人类的祖先在“吃”一道上的各种变迁。

以欧洲为例,在旧石器时代晚期,那时的人类靠狩猎野生动物及采集野生果实为生,D版本的FADS基因比例差不多是35%

狩猎野生动物带来了大量的动物来源食物,提供了足量的重要长链脂肪酸,因此合成功能强大的D版本有点英雄无用武之地了,甚至可能会导致这些长链脂肪酸过量。

因此,没过多久,演化就无情地淘汰了D版本——等到旧石器时代的末尾,欧洲的古人类基因组里已经找不到D版本的FADS基因了。

之后,新石器时代革命发生了,人类告别了追禽逐兽的时代,进入到了农耕时代的田园牧歌中。

农耕,为人类的食谱添上了大量的植物来源食物,甚至使其成为了人类的主要食粮。而FADS基因也悄然发生了改变——D版本的比例在欧洲一路走高,直至如今的60%左右。

而纵观如今的全球,在不同地域,D版本的比例也同样反映出了当地的食谱:

在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南亚,D版本要占到80%左右;在食用海鱼较多的北欧,D版本约占50%,而在欧洲其它地方,则要占到65%左右;在中国北方,D版本约占65%的比例,而在食用海鱼更多的南方,则只有约40%;而在几乎以海洋动物为主食的爱斯基摩人中,牛气哄哄的D版本干脆销声匿迹了。

也就是说,如果你幸运地从老祖宗那儿继承到了D版本的FADS基因,那么吃点纯素对你的身体来说相对不是那么难受。毕竟,有了D版本的加持,你可以从植物性食物来源的亚油酸和亚麻酸里较为高效地合成重要的长链脂肪酸。

而要是其它版本的FADS基因,那么不好意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摄入些动物来源的食物吧,不然,缺乏重要的长链脂肪酸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其实,即便有D版本的FADS基因,也不能长期一味吃全素食物,因为即使是D版本的脂肪酸去饱和酶,其合成效率也无法完全提供每天身体所需的长链脂肪酸。因此,从身体健康角度出发,多少还是得摄入点动物来源的食物,富含这些重要长链脂肪酸的海鱼是尤为优质的选择。

如果出于个人原因实在非吃纯素不可,那么最好补充摄入些ARAEPADHA等长链脂肪酸。目前市面上已有一些保健品,是从微藻中提取的重要长链脂肪酸,如果货真价实的话,不失为纯素食主义者的好选择。

(悄悄告诉你,吃微藻里提取的ARAEPADHA等成分,其实和吃鱼油差不多。因为微藻是合成这些重要长链脂肪酸的大户,海鱼之所以也富含这些长链脂肪酸,正是因为它们吃微藻吃得多噢。)

No. 3最后叨几句

作为中国南方人,看看家中长辈集齐两湖两广的籍贯地,我默默地接受了自己很有可能没有D版本FADS基因的事实。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是为我以后吃肉提供了绝好的借口吗?嗯,以后再要有谁劝我戒肉吃素,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凭啥?我的基因可不是吃素的!”

? ? ? ? ? ? ? ? ? ? ?


作者:慢病科 来源:科普不烧脑(ID:SimpleScienceInLife)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7日
上一篇:碳水化合物,你、我都吃对了吗?[ 03-12 ]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日博欧洲_日博地址验证15分钟_日博在线  备案序号:赣ICP备05001546号
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丽景路833号  邮编:330038  邮箱:wztg@nccdc.org.cn 0791-86363837